收视人数超欧冠决赛 英格兰女足金杯梦碎却见曙光

英超 2019-07-13

数据显示英格兰共计有超过1100万观众观看了英格兰女足对阵美国女足的世界杯半决赛,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5月底利物浦vs热刺的欧冠决赛。长期报道英格兰女足的《泰晤士报》女记者Rebecca Myers就对此发表了自己的感触。欧洲女足运动正在蓬勃发展,我们或许也能从中得到一些感悟,原文如下:

我曾在去年观战女子足总杯决赛时潸然泪下:去往温布利的路边满是兜售俱乐部围巾以及其他商品的小贩,两队的球迷摩肩接踵地踏进球场,而在落座后还发现报道那场女足比赛的记者人数是平时的数倍。

当比赛双方踏上草皮时,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甚至令我一阵晕眩: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刻?

当你此前已经习惯了置身于一座只有500名看客的破败乡下球场,实在难以量化描述在多达43000名球迷面前踏进温布利时的那种震撼之情。当你已经对“没人在乎女足”这句话奉为圭臬,也就很难言表自己看到小男孩们背后印着女足球员姓名的感受。更别提那些成年男性球迷们争论各支女足球队的技战术优劣,会带给你多大触动了。

听起来实在不可思议,但就在上周三,有超过1170万英国人观看了英格兰女足对阵美国的女足世界杯半决赛,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欧冠决赛(两支英超球队会师),也创下本年度最高收视纪录。

虽然雌狮们倒在了倒数第二关,斯蒂芬尼在最后时刻罚丢了关键点球,但从很多方面来看,她们都已经赢得了胜利。

收视人数超欧冠决赛 英格兰女足金杯梦碎却见曙光

(斯蒂芬尼-霍顿在最后时刻罚丢了能够帮助球队扳平比分的点球)

与魂牵梦绕的金杯再次失之交臂,但相比于预期,我个人的感受却并没有那么苦涩。在英格兰女足备战世界杯期间,我曾和不计其数的人士进行交流,他们大多是死忠球迷但却不知道女足世界杯何时开始、甚至不清楚英格兰可以算是夺冠热门。

当时我就在想:或许只有一场决赛才能让英格兰人正襟危坐,真正注意到女足。事实证明我猜错了,但这无疑是令人乐观的误差。

我第一次报道女足是在四年前,彼时英格兰在两个月前刚刚结束了加拿大世界杯征程,当时她们也是倒在半决赛。我在那之前就知道没几家媒体愿意报道女足,女子俱乐部的设施也远不如男足俱乐部,但我真的没想到落差是如此之大。

在一家被认为女足运动发展比较良好的俱乐部,我向工作人员求助哪里能够采访女足球员,结果被带到了女卫生间,工作人员都对此一头雾水。而在更小的俱乐部,一位知名球员也只能苦笑着表示女足联赛的观众是如此稀少,以至于她甚至能够听清自己母亲在球门后方的加油声。而不久前的女足世界杯半决赛上,英格兰队的姑娘们面对的是超过5万名观众。

收视人数超欧冠决赛 英格兰女足金杯梦碎却见曙光

当沉浸于法国世界杯的美好氛围时,我实在有点难以想象再回到英格兰后的日子。那么女足世界杯到底在英格兰吸引了多大的关注呢?考虑到作为报道者在法国所目睹的一切,我总是会自然而然地认为海峡对岸的热度会相形见绌。

但今夏似乎有所不同,第一个迹象甚至来自于我的母亲,她给我发送了一张她正在观看英格兰女足对阵苏格兰的照片。要知道她对足球从不感兴趣,从没完整地看过任何一场比赛,在去年整个国家都被男足世界杯热潮所席卷时,她却会在比赛时段主动去社区进行义务除草工作。

又过了一周,我奶奶甚至在电话中谈到女足世界杯的进展:“击败喀麦隆的比赛真是太解气了。”我震惊地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。

而第二天,一家专门报道女足多年的网站GirlsontheBall发布了一篇名为“不仅仅是一场比赛”的博客,表示“雌狮们做到了一件其他足球队都没完成的壮举:她们让我妈妈开始看足球赛了。”这也在随后引起了热议,回复者表示他们的女性亲属也都纷纷“开窍了”。

收视人数超欧冠决赛 英格兰女足金杯梦碎却见曙光

(英格兰女足在本届世界杯上最终获得第四名)

事实上,在涉及体育运动时最常见的性别成见便是球迷的母亲、妻子或女朋友对足球赛提不起兴趣,但又因为他们的男性亲属而不得不默默忍受。这种成见在我们的文化中根深蒂固,并长期为广告商们提供着素材。

今年5月,热刺同利物浦在欧冠决赛会师,一家婚庆策划网站借此机会发布了一篇“当你的婚礼和足球产生冲突时该怎么办”的文章,满怀怨气的新娘和婚期推迟的故事又一次成为头条。

各类广告商也大行其道,玩着这个老掉牙的梗,将男性描述为忍辱负重的义士,通过各种机智手段反抗着妻子的“无足球政策”的镇压。最臭名昭著的老梗莫过于在解释越位规则时暗示(或者直言)女性应该在比赛期间退回厨房。

收视人数超欧冠决赛 英格兰女足金杯梦碎却见曙光

(臭名昭著的“女性走出厨房就算越位”)

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声称他们的妈妈在为雌狮加油,我也越发察觉到英国社会文化版图的变迁。女性朋友们告诉我,她们几乎都看了英格兰女足的比赛。而在半决赛当天早上的《妇女之声》广播中,主持人也轻松而淡定地表示:“我们都知道今晚有什么活动——看比赛”。

“我们可以在公开场合谈论足球,并非为了讨男友欢心或者和男性朋友寻找共同的社交话题。”一位女士在写给我的信中表示:“或许,只是或许,这是因为我们本就喜欢体育运动。”

而另一方面,传统的男性足球迷也逐渐开始关注女足比赛,死忠球迷的出现当然是好事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担忧,毕竟这可能会使女足运动沾染上一些足球文化中的糟粕,比如足球流氓、种族主义和大男子主义。

在3月的女足欧冠比赛中,切尔西坐镇主场对阵巴黎圣日耳曼,而客队球迷大巴上居然发现了指虎,这在女足领域前所未见。也有人因此开玩笑称,平等真的开始逐渐实现了。

收视人数超欧冠决赛 英格兰女足金杯梦碎却见曙光

(指虎是足球流氓斗殴时常用的随身武器)

还没去法国的时候,我们曾想过一个问题:究竟会有多少此前没跟过女足的英格兰球迷会来这里?他们是会在票价更便宜的小组赛现身,还是会在更加惊险刺激的淘汰赛才会到场?就连英格兰女足主帅菲尔-内维尔都认为,可能要到八强战才会有较多英格兰球迷出现。事实证明我们错了,更令人欣喜的是权威人士也开始关注女足。

但在小组赛次战阿根廷当天,我和几位记者同事在诺曼底港旁的小城勒阿弗尔纠结于午餐菜单时,却突然发现2名五十岁上下的男子走了过来,我们认出了他们是著名的男足比赛解说。

而他们也在接受采访时坦承,他们此前没怎么在现场观看过女足比赛,是因为法国近在眼前且赛事票价合理而被吸引来。他们也对本届赛事给出了得体的评价:“诚然,女足球员的技术不如男足,但二者情况本就不同。而且考虑到女性球员少有’跳水’之举,女足比赛看起来也更有着一股清新的风气。”

像这样的时刻总是让我感到自豪而愉悦,附带效果就是我对男人又恢复了不少信心。要知道这年头报道女足的基本都是年轻女性,而英格兰的重量级体育记者几乎都是中年男性,他们亲自来到法国,也是的确认识到了公众喜好的改变并认同新时代的即将到来。

这些男性一直是女权主义者口中的“男性盟友”,并且高度意识到他们的使命。他们并没有颐指气使地剽窃我们的成果,而是在大力支持并鼓励我们的工作。

收视人数超欧冠决赛 英格兰女足金杯梦碎却见曙光

(英格兰女足主帅菲尔-内维尔)

当然,这项工作远未结束。在很大程度上,这些男性权威也将决定女足世界杯的成败。毕竟女足比赛很少能够得到报道,也没谁会期待顶级足球专栏作者会亲赴看台观看伯明翰女足的联赛。女足联赛的场均观众仍然不过一两千人。与此同时,足总也已经意识到女足所使用的球场存在诸如设施老化、交通不便等多项问题。

巴克莱银行以1000万英镑赞助女足超级联赛堪称里程碑,但却并非万能灵药。而女子足总杯依然处于“裸奔”状态,只有通过招标成功出售电视转播权才能说我们实现了初步目标。

这当然不容易,上一份转播合同即将到期,而且英足总此前实际上是将转播权免费赠送给了广播公司,因为BT和BBC转播女足比赛仍是一笔亏本买卖。这也意味着大多数还有着体面设施和不错工资的女足球队,实际上仍然是在依赖俱乐部男队的供血补贴。不过考虑女足世界杯带来的热潮,在未来女足比赛也将很可能获得越来越多关注。

收视人数超欧冠决赛 英格兰女足金杯梦碎却见曙光

(英格兰女足球员在世界杯上欢庆进球)

有时“希望”会杀死你,有时“希望”又是黑夜中的救世主。金杯梦碎令人惆怅,但我们也在醒来时看到了夜色深处的曙光。

也希望在我们回国后,能够逐渐看到基础设施得到修缮和大众观念的真正转变。在斯蒂芬尼错失点球后,终场哨声的响起撕碎了英格兰挺进决赛的梦想,但我们并没有哭泣。

我紧咬牙关、心情沉重,但也能清晰感知到自己心中更多的是骄傲而非悲伤。更为重要的是:我们的时代正在来临。

(直播吧)

本文来自:体育资讯网

链接网址:https://www.lil1l.com/article-46726-1.html

评论

加入群